您的位置: 长寿信息网 > 历史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元婴爆裂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5:29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元婴爆裂

杭市,一团糟的场面,而混乱的根源,却只是因为一个人。

酒会之后,魏玖一直未曾归家,舒锦惠、张威等人自然知道魏玖是去任浅浅家,自然以为魏玖是在她家过夜,再加上莫小倩一夜未归,张威整个心思都在担忧着她的安慰,倒也没对魏玖的行踪有所重视。

而直到第二天上午,张威依旧没接到魏玖和莫小倩的回应,再加上和任浅浅确认魏玖昨晚已然离开,却彻夜围观,这才有些忧心。

九义堂内门成员几乎是倾巢而出,在整个杭州市搜寻这魏玖和莫小倩的行踪,而舒家、杜家、朱家的眼线也同样很焦灼的搜寻着每一个角落。

一辆SUV一闪而逝,张威嘴里叼着香烟,心神混乱,大口的吐着烟圈,心里烦闷却是不能说出口,魏玖和莫小倩失踪,最担心的莫过于他了,一个是他现在最爱的人,一个是他一直以来最敬仰的人,整个九义堂,一整天的搜寻,却还是没有结果。

银光一闪而逝,张威原本开车很稳定,只是这一次心里焦心,油门几乎踩到底了,车子急速的带着张威朝远方驶去。

同一时间,狼牙酒吧地下室。

魏玖被绑在那里,如同粽子一般抱得很严实,而司空阳就坐在他的对面,翘着二郎腿,嘴里大口的抽着烟,身边放着的赫然是几坛自家精酿的烈酒。

悠悠的从昏迷中醒来,心底一慌,魏玖只感觉到脖颈传来很剧烈的疼痛,魏玖瞬间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心神却是平静多了,吁了口气问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呵呵,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有点念旧吧!”司空阳轻声说道,“不过放心好啦,刚才你尚且逃不脱我的手掌心,更何况现在,你根本不肯能逃得掉的!”

“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么?又或者说,你念旧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吧!”魏玖轻轻一笑,叹道,“好酒劣酒?来,给坛我尝尝!”

一坛酒被司空阳甩了出去,手掌一挥,魏玖双手的绳索顿开,而酒坛恰好落在魏玖双手的位置上,司空阳沉声说道,“喝吧,就当是给你的的送行酒好啦,好坏有什么关系吗?反正也是你最后一次喝道了!”

司空阳扬起坛子,将其中的烈酒一饮而尽,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儿子司空麟,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但他出事前印记所传回来的那种恐惧感我却是能够感受的道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元婴爆裂

,而今天,我又怎么会让你轻易死呢?我要让你尝尝他所感受到的绝望。”

司空麟是司空家族少主,自然也是司空阳的独苗,他身上留有司空阳的印记,而这种印记只要司空阳心神不灭,他就能虽是传送到司空阳身边。

魏玖当时因为舒锦惠差点被辱,妖化。而在妖化的魏玖面前,司空麟甚至连传送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任由恐惧的感觉传递给司空阳,直到印记彻底破碎,而这些事情,魏玖自然都是不知道的。

魏玖妖化之后实力恐怖,但苏醒却没有丝毫的记忆,每一次莫名度过危机,魏玖心底也十分疑惑,但他又十分害怕知道最后的答案。

不知何时,司空阳手里出现了那柄熟悉的斧子。

斧子在空气里挥舞着,速度并不快,但魏玖甚至感觉到面前的空气被撕裂的声音,然后只听司空阳说道,“我要让你体验体验我们司空家族的酷刑——鬼父凌迟术!”

随即,一道道寒芒飞速的舞动着,甚至就连司空阳看到这些骇人的寒芒时都轻轻一颤,但马上又看向魏玖,眼神宛如看死人一般,充满寒意。

鬼父凌迟术,借助斧子的飞速舞动,给对方造成削皮挫骨的伤害。

但这种凌迟之术的特色就是,由于斧子舞动极快,不会马上让你致死,你能感觉到生命的流失和痛觉的加重,直到最后承受致命伤。

眼见斧子就要接近魏玖的面前,魏玖都已经淡然的闭上了眼睛,空气中只留下最后绝望的一瞥。

似是认命,不甘认命,却不得不认命。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住手!”

魏玖惊讶的睁开眼,司空阳手里的斧子更是停在半空中,不可思议的看着地下室入口处,突然出现的人,“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眼前这个人正是魏玖的左膀右臂,张威。

就在魏玖艰难的睁开那双绝望眼眸的时候,瞬间就神色呆滞的停在那里,这不是惊喜,而是一种惊慌,张威也才元婴初期修为,又怎么可能对的上化神期的司空阳?

魏玖出事的这段时间,九义堂几乎将整个杭市翻了个底朝天,张威更是焦躁的一个人跑了好多的地方,而不经意的路过这座荒废的酒吧的时候,魏玖总有一种预感这里隐藏着什么,而在一番查探无果之后,张威依旧没有放弃,一番摸索才终于找到了这间地下室所在。

但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的预感竟然会这么的准确,这仿佛就是他和魏玖之间的渊源一般,永远都充斥着一种被命运注定的妙不可言。

看到面前被绑成粽子的魏玖,张威心里一苦,愤懑之情油然而生,恶狠狠的看向司空阳,但他没有说话,只是一个瞬身就晃到了魏玖的身边。

按理来说,纵是司空阳有所懈怠,但也应该能完美的挡下张威,但张威的这一个瞬身极快,可以说这是元婴初期的极限,不,甚至是一种突破极限的速度。

张威反应极快,一冲到魏玖身边,就将司空阳震退两步,但他自己也马上就气喘吁吁了,毕竟他所震退的那个人比他强上太多。

“玖哥,你没事吧?”张威搀扶着魏玖,关切的问到。

“没事,还死不了!”魏玖轻咳了一声,然后低声说道,“他绑架了小倩,但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现在小倩在我戒指里,你带戒指出去找锦惠,就可以把小倩放出来。他的目标是我,你快走,不要想着报仇,不要连累任何人!”

魏玖说到小倩的时候,张威心头一紧,但随即听说没什么事,心这才放了下来,不过这一次他却是没有乖乖的听从魏玖的话,只是不着痕迹的将魏玖护在身后,然后冷冷的注视着司空阳。

空气停顿了,张威的呼吸显的格外的重,只听他缓缓说道,“你与玖哥仇怨我尚不了解,但今日,你放了他,我把我的命给你,可行?”

张威不傻,修行到元婴之境,眼前这个他看不透的男人究竟有多强,他不知道,但他明了,一定比自己强上太多。

“呵呵,元婴初期的蝼蚁而已,也配和我谈条件?既然你特地来送死,那今天你们两个谁都跑不了!”雄厚而霸道的声音从司空阳口里传来,语气里充满了藐视和不屑。

张威自然知道今天无法善了,也不再犹豫,一柄灵器级的短刃从的衣袖里抽出,短刃在张威手上划过一道弧度,然后魏玖身上的绳索全部砍断,看了一眼魏玖,张威点点头,不再犹豫,短刃直指司空阳的脖子,厉声说道,“既然如此,话不多说,战吧!”

话音刚落,张威整个人朝司空阳扑去,短刃直接朝司空阳脖子刺去。

这样的攻击司空阳自然不怕,斧子一挑就将张威的短刃挡开,但张威速度也不慢,见招式被拆,马上又是转身刺去。

一分钟的时间,张威差不多刺不下百刀,而且每一刀都直指要害,刀刀致命,倘若真的刺中,就是司空阳这般高手都会感受到伤害,更何况他的短刃之上,涂抹的可是华翊柳调制的毒药,修真高手也无法完全免疫。

但司空阳还是太强了一些,张威的短刃始终都无法触碰到司空阳的衣角,而这种高强度的攻击却对张威有着很高的消耗,才维持了一两分钟,张威的攻势明显慢了下来。

“果然是冥顽不灵!你这般不自量力的挣扎,又有何意义呢?”司空阳轻叹一声,仿佛没有继续陪张威玩下去的兴致,斧子一横,然后骤然加力,张威的身躯一下子被斧身震伤在地。

魏玖连忙跑到张威身边,将其扶住,这一刻,杭市两个最有权势的人,却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不从心。

“哇!”张威吐了一口鲜血,但随即又将嘴角的血液抹去,然后对司空阳说道,“是,我是不自量力,但这种为了情义的不自量力,我无怨无悔!”

转身,看着魏玖,张威沉默了三秒钟,然后低声说道,“玖哥,谢谢你对我的器重和培养,这一次让我保护你,彻彻底底的保护你一次!”

张威的话,三份坚决,七分悲壮。

魏玖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连忙想要阻止张威,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威此时的元婴修为就占据了优势,灵气一震,他自己和魏玖的身体被震开了数米。

一道更加坚决、悲壮的声音传来,“玖哥,快走!帮我把我的身体带回去,把这个给小倩,帮我照顾好她,走!”

张威说完,魏玖感觉自己手里多出了一枚海螺,正欲追问,却只听张威轻轻念到——

“元婴出窍!”

“元婴爆裂!!!”

廊坊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廊坊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廊坊治疗白癜风医院
廊坊癫痫病
廊坊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