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寿信息网 > 娱乐

武神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再遇金战役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6:57

武神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再遇金战役

黑雾中一道身形沿着一条笔挺的直线划了过去。

周围的浓雾翻滚。被这一道身影彻底搅乱,仿若是有着什么怪物在这里兴风作浪般,久久不见静止。

以贺一鸣的速度,想要追上张仲卺,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是就算是追上了,贺一鸣也同样是束手无策。所以他一边思量着,一边紧紧的跟在其后。

前方突地传来了剧烈的真气撞击,让他熟悉的嚎叫声随即响了起来,这道声音中同样的充满了痛苦。

贺一鸣脸色微变,想不到张仲卺竟然是如此的倒霉,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了一个顶尖的高手。他可以肯定,这是张仲卺朝着对方冲去,但却被对方一个照面就给掀翻了。

他生怕张仲卺就这样被人当场击杀,立即是加快了速度,只不过是一个呼吸之间,就已经跃过了数十丈的距离,赶上了张仲卺。

他刚刚停稳了身形,一股强大的力量就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

贺一鸣的脸色凝重之极,在感受到了这股力量之中所蕴含着的威势之后,他的心中就被绝对的震撼给充满了。

这股力量之强大。绝对是他生平仅见。

哪怕是在金战役的身上,他也未曾感受到强大的到了这等地步的威势。

在这一刻,贺一鸣甚至于在怀疑,那发出这一击攻击张仲卺的,是否一位尊者大人。

不过贺一鸣并不惊慌,他沉腰坐马,双手结出一个沉稳大气的印结。他的双手之上仿若是悬挂了万斤重力,就这样一点点的向上举了起来。

那看似缓慢的动作却是奇快无比。

擎天一柱——擎天印。

在贺一鸣晋升鼎足之后,土系力量愈发的强大了,任凭对方的气势如山,他亦是毫不逊色。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是一座真正的大山压过来,他也有着将之举起并且掀翻的力量。

二股庞大的力量轰然撞击在一起,整片大地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强大,他们所站立的这片区域微微的抖动了一下。

贺一鸣的双脚直到脚裸都陷入了泥土之中,由此可见他所受到的压力是多么的庞大。

贺一鸣骇然发现,在这股巨力的压制之下,他竟然无法顺理成章的将擎天印演变成翻天印了。

对方的力量之强大,还是超出了他所估计的极限,虽然那股不可思议的,近乎于尊者的威势被他硬生生的撑住了,但同样的,他的力量也全部消耗殆尽,根本就没有了一丝余力。

深吸了一口气,贺一鸣丹田内的那一缕宝塔之力顿时是蠢蠢欲动。

贺一鸣已经知道,眼前的对手绝对是他生平仅见的高手。除非是不顾一切的动用所有的力量,否则根本就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

然而,就在此刻,他听到了一个极其熟悉,并且的充满了惊讶的声音:“贺兄,是你么?”

贺一鸣体内已经提聚起来的真气顿时消散了,他惊喜交集的道:“金兄,怎么是你。”

眼前那给予了他无限压力之人,竟然就是进入鬼哭岭之后立即分手的金战役。在鬼哭岭这么大的地方,二人能够在此相遇,这绝对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嗷……”

凄厉的嚎叫声再度响了起来,张仲卺这时候才从地面上爬了起来。不过看他的动作已经是有些迟滞,分明就是受伤不轻。

贺一鸣苦笑一声,道:“金兄,你怎么把他打伤了。”

金战役微微一愣,他的心中涌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道:“贺兄,此人是谁?”

此时张仲卺的容貌因为疯癫而大为改变,身上的衣服也是狼狈不堪,除了百零八之外,哪怕是再熟悉之人。也休想一眼认出。

贺一鸣抬起了双手,一道道强大的三点禁锢力量从他的手中打出,瞬间就将张仲卺困在了方寸之地。虽然他尽力挣脱,但却根本就不能与贺一鸣的力量抗衡。

“金兄,他就是张仲卺。”

金战役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他惊呼道:“张师兄?”目光在那人的身上转了几圈,金战役才依稀的分辨了出来。不过若非得到了贺一鸣的提醒,他根本就别想依靠自己的眼力而认出来。

一旦认出了此人的身份,他顿时是一步跨前,瞬间来到了张仲卺的身前

武神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再遇金战役

。随后他伸出了手掌,十根手指头如同弹琴般的在张仲卺的身上弹动着。

仅仅是片刻之后,那疯狂的扭动着的张仲卺就停了下来,他眼眸中的那令人心悸的血红色虽然没有褪去,但里面的疯狂之色却已经减弱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茫然。

金战役的动作快若闪电,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瓶,飞快的倒出了一粒丹药,塞入了张仲卺的口中。

贺一鸣双目一亮,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之心。

对于西北的众多高手而言,对于鬼哭岭还是比较陌生的,所以贺一鸣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备用的药物。但是东西方的强者们在鬼哭岭中获利已经有着数千年,乃至于更长的时间。他们对于这里当然不至于陌生了,就算是炼制出什么针对性的灵丹妙药也是毫不为过的。

“贺兄,请赠我一颗回命丹。”金战役急促的说道。

贺一鸣立即是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个玉瓶。在这个玉瓶之中,就是祁连双魔的师傅樊硕尊者所赠送的丹药,据说对于内伤有着神奇的效力,贺一鸣于是随身携带,并没有将其送入戒指空间之内。

金战役也不客气。接过了玉瓶,打开瓶盖,倒出了一颗丹药,快速的塞入了张仲卺的口中。

直到做完这一切,他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张仲卺的身体摇晃了几下之后,终于是一头栽倒。但是金战役早有准备,他伸手轻轻一操,已经将他平平的放在了地上。

将玉瓶还给了贺一鸣,金战役道:“贺兄,多谢了。”

贺一鸣一摆手,道:“金兄,客气话不要说了,张兄的情况现在如何?”

“张师兄已经服下了丹药,而且他被阴煞之气入体的时间并不长,或许还能够救治的过来。”金战役的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了他的脉搏之上,道:“等半个时辰之后,就应该可以知道能否救回来了。”

他的脸上充满了忧色,显然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贺一鸣轻叹一声,他本来想说张仲卺既然没有把握,就不应该冒险。但是转念一想,进入鬼哭岭之中的,又有哪一个不是用性命在冒险。话到嘴边,顿时说不出去了。

摇了摇头。贺一鸣随口问道:“你给他服用的丹药有用么?”

金战役沉声道:“无论是鄙门特制的灵丹,还是洞天福地的回命丹,都是克制阴煞之气的最好丹药,若是连这二种丹药也不起作用,那就唯有请尊者大人出手,为他驱逐脑中阴煞之气。不过如此做法具有极大的危险性,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为之。”

贺一鸣微微点头,他摸了摸怀中的玉瓶,这才明白昔日樊硕为何要将回命丹赠送给自己,原来此丹对于阴煞之气也有着极强的克制之力。

看着金战役。贺一鸣突地心中一动,道:“金兄,我刚才接了你一掌,力大势沉,不可思议,莫非你已经有所突破了?”

金战役转过了头,他的眼中闪动着一丝傲然之色,伸手在腰间一拍,顿时将龙枪拿在了手中。

贺一鸣定眼看去,双眸骤然一凝。

龙枪还是那把龙枪,但是在金战役的手上,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龙枪之上竟然隐隐的现出了一层薄薄的银色雾气。

这些雾气与金战役的手掌相连,似乎是融为一体似的,令人啧啧称奇。

“雾化神兵……”贺一鸣轻叹一声,羡慕的道:“恭喜金兄晋升尊者,可喜可贺。”

金战役微微摇头,道:“我只不过是刚刚开始雾化龙枪,想要将龙枪全部雾化完毕,起码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再加上沟通天地之力,掌握尊者的种种异能,没有二年的时间,那是想也别想的了。”

贺一鸣哈哈一笑,道:“区区二年的时间又算得了什么,二年之后,金兄就是货真价实的尊者了。”

金战役紧绷着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点儿的笑意,但看了眼身边的张仲卺,这点笑容顿时暗淡了下去。

贺一鸣亦是暗自叹息,二个沉默了片刻,金战役突地道:“贺兄,看你刚才施展的禁锢之力,应该也是成功鼎足了吧。”

“侥幸。”贺一鸣由衷的说道。

在鬼哭岭中确实是危机重重,如果他不是体质特殊的话,连神智都未必能够保住,就更不用说什么鼎足之势了。

两个人将各自分手之后的情况叙说了一遍,贺一鸣自然不会全部如实相告,只是说自己找了一个地方修炼。在鼎足成功之后。发疯的张仲卺恰好来到了他的静修之地,并且被他认了出来等等。

而金战役的经历就更加的简单了,他进入了鬼哭岭之后,就在这里静坐寻求突破。就在前日,他终于成功了。之所以继续留在此地,那是想要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多修炼几日,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张仲卺和贺一鸣。

两人说到这段时间的疯癫之人的时候,不由地是唏嘘不已。

按照金战役的说法,这一次变成疯癫之人的数量似乎比上一次有所增加。

贺一鸣心中暗道,单单郝血等人就曾经暗算了九个三花境界的高手,数量若是再无变化,那才叫奇怪呢。

豁然,在他们身边的张仲卺动了,他艰难的张开了双目,里面竟然有着一丝理智的光芒。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那个地段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哪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到哪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哪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