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寿信息网 > 科技

曲美赔偿打太极药品风险不该消费者承担

发布时间:2019-10-13 06:08:21

  曲美赔偿打太极 药品风险不该消费者承担

  生意社11月11日讯

  截至11月7日下午,北京惠城律师事务所黄志斌律师的案头上,仍然只有一名服用减肥药 曲美 消费者的资料。从10月30日, 曲美 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强制 下架 之后,黄律师一直希望能够征集到足够多服用这种减肥药的消费者,提起集体赔偿诉讼。但现在看来,想要获得足够多消费者的支持,并掌握足够的证据,难度很大。 热点 太极集团打赔偿太极 10月30日晚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知,认定西布曲明可能增加严重心血管风险,减肥治疗的风险大于效益,决定停止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的生产、销售和使用,已上市药品由生产企业负责召回销毁。以西布曲明为主要成分的曲美首当其冲,被强制下架。 随即,曲美的生产商太极集团公开表示,召回药品,但不会赔偿消费者。不久,该集团发言人稍微修正态度,表示 太极集团不是不愿意进行理赔工作,只要是合理的索赔要求,公司会在法律范围里做相应承担。 进展 用诉讼 蹚出一条路 我相信,曲美绝不是最后一种突然下架的药品。在欧美很多国家,出现不良反应的药品一旦下架,必定会面临大规模的赔偿诉讼。这些国家正是用足够严格的法律来保护消费者的利益。而在我国,消费者总是求告无门。 黄律师说,他希望能够通过这次诉讼,为今后有同样遭遇的患者们 蹚出一条路 。 和单纯的消费者维权相比,更让有识之士寝食难安的是,多年来历次涉及食品药品安全问题的风波,几乎永远是国外监管机构,特别是美国FDA首先发现问题,国内再根据欧美国家的举措而亦步亦趋。 西布曲明 美国下架了,于是曲美在全国范围内召回销毁;FDA监测到某些化妆品中二烷含量为79ppm,并宣布这种含量不会危害人体健康,于是霸王洗发水继续销售 14亿人的用药安全,却要仰仗欧美药监机构的监管,中国药监部门的业务能力实在让人难以恭维。 律师说法 药品风险不能由消费者单方承担 北京惠城律师事务所黄志斌律师说,因药品引发集团诉讼,在国外早已司空见惯。但在国内,很多消费者还不具备这样的法律意识。然而,无论怎样,国内药企面临的风险,不能只由消费者单方承担。 此前,国际知名制药企业葛兰素史克、强生、默沙东等公司在药品召回后,都曾遭遇到上万起相关诉讼。今年7月28日,默沙东刚支付48.5亿美元,了结了关于止痛药Vioxx的27000余起赔偿诉讼。历史上,曾有药业公司为药品召回而赔得近乎倾家荡产。 从诉讼的操作上讲,国内如果进行这样的诉讼,会遇到特别明显的 举证难 问题。 黄律师说,曲美上市十年,有多少消费者会保留有购买的发票?拿不出发票以及医生的处方,又怎么能证明身体出现的不适症状与其有关?再有,如果患者出现血压升高、心率加快、轻度急躁、头痛和失眠的问题,又有多少人能清楚地知道这些症状其实与服用的曲美有关? 现在主动联系我的这位消费者对我说,他自己就出现了失眠、头痛等症状,但是比较轻微,不知道是不是到底和曲美有关。对于一般中国的消费者而言,只要不出现特别明显的后果,很少有人会强烈地维权。而如果患者认为这种药品造成了身体损害,那就需要有医院诊断证明来支持。但这种举证是很难的。 黄律师对说。 根据《产品质量法》的规定,如果产品造成了人身损害,生产者要承担侵权。 曲美 事件中,其生产商太极集团始终以 产品符合国标 作为最大的挡箭牌。对此黄律师认为,绝不是某一种产品只要符合国标,就无需承担赔偿。 民法上有明确的规定,即使没有过错,但是造成了明显的损害后果,也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这个并不因 无过错 而免除。 黄志斌说: 现在能找到的法律依据主要是产品质量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但对于药品因召回造成的侵害,两法却都没有明确的指向。 他认为,通过征集曲美消费者的活动,希望能够推动相关制度的建设、健全,使今后遇到类似情况的患者进行索赔时,能够变得稍微容易一些。 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某种现在还不为人所知的药品的受害者。所以,更需要有足够严格的法律,来保护我们每一个人。 他山之石 药企联合建基金用做危机赔偿 在美国,药品被召回事件也屡屡发生。而作为 高投资、高回报 的药品巨头们,财大气粗到即使付出巨额赔偿,也能够依仗顶尖研发技术,通过别的产品所得利润弥补损失,真正因为一次 召回 而致倾家荡产的情况少之又少。同时,在美国医院中,病故患者尸检比例奇高。医务工作者可以根据患者遗体的细微之处,分辨出真正致死原因,并联系他所用的药物,及时查找出问题所在。而这一点对于中国人来说,还难以接受。 据了解,在瑞典、德国等国家,正在尝试通过药品生产销售企业出资建立基金或者结合保险,对药品不良反应的损害进行救助。其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受害者的权益,避免让患者必须经历复杂的法律程序以及过长的诉讼时间才可获得补偿,尽可能将消费者的损失降到最低。在中国药企尚不具备强悍的自我承受能力的情况下,如果能选择这些欧洲国家的解决方式,也不啻为中国消费者的福音。 延伸 监管缺位隐藏药品风险 和国家药监局有关的,就像一个出了故障的电唱机,总在重复同一个音符。凡有药品出现问题,而国家药监局出面表态,常规性地都少不了美国FDA的身影。10月8日,美国雅培公司发布声明,在美国和香港市场上主动撤回其减肥药诺美婷(即西布曲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曾就西布曲明对心血管的影响进行了6年的实验,认为西布曲明将加重心血管疾病。国家药监局处处长申晨说: 今年1月份我们就发布过用药警示,收集了大量的数据。因此FDA宣布召回后,我们也快速采取了行动。 在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中国药监局仅有警示而没有将西布曲明下架的决心,很难说官员们心中对自己的检测结果具有多大的自信。有卫生界人士表示,中国药监机构在监管方面的缺位,极有可能在未来某个时间招致更大的风险。 我们不能指望我们使用的每一种药都是外国人正在普遍使用的。如果他们没发现问题,而在我们这里问题很明显,难道药监局也不主动作为一下吗? 几乎每一次,都是国外的监管部门首先发现问题,国内才恍然大悟般表态 高度重视 。有着对国内药品生杀大权的药监部门,在需要他们出头维护国人健康的时候,却躲在国外同行的身后。惟一让人有印象的主动出头,还是具有足够中国特色,让国外奶制品企业目瞪口呆的三聚氰胺事件。 监管落后与 山寨药 泛滥有关 一位坚持不肯透露姓名的资深医生向直言,中国的许多药业公司,对新药的研发投入其实约等于零。每年在药监局案头上出现大量新药的审批申请,如果究其实质,绝大多数都是对国外先进药品的仿造。 实际上就是 山寨 。 这是一种全方位的落后。 这位医生透露。从法律上说,国内针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还远远不到位。许多药厂在国际同行推出新药后,在主要成分不改变的情况下,稍微修改一下辅助成分的配方,充分包装后,向国内市场推出。 如果真的去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自主研发,首先能否通过药监局的审查就难说,上市之后,还必然会面对大批 山寨版模仿秀 ,投入多少就意味着亏损多少。谁会干这种傻事? 直面市场的药企已是如此,监管者的作为更是令人费解。由于技术力量的薄弱,国内的监管部门对医药行业的尖端技术同样难以掌握,跟在外国同行后面亦步亦趋也就在所难免。有问题的药品出现在医院里,也就不足为奇。从双黄连注射液、鱼腥草注射液、刺五加注射液,往往直到出现极其严重的后果时,它们才会被一个个叫停。悲剧的是,受害者承担了劣药的损害后果,却又索赔无门。最多也只能获得药企或医院 基于道德或同情 而给予的 补偿 ,额度之低完全不足以弥补实际损失。

家居资讯
中医减肥
嘉义宠物资讯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